玫瑰夫人之平溪小火车之旅

因为天灯,我知道一定会再次拜访这北台湾的小镇小火车带着我当个短暂的背包客一个人,两台相机和脚架,就这样浩浩荡荡出发什么时候开始爱旅行,不清楚;但当发现时已经戒不掉了因步步惊心也开始迷上诗经式微,式微,胡不归?这是春秋时期的故事,而我们远离那尘封的历史已久,好些只能用猜测和推断真相也因此就容易衍生出多种臆想毕竟,历史在后人眼里是故事,在当朝人心中却可能是苦难有一说法老人读式微,会读出沧桑;中年读式微,读出凄凉那少年人呢?会读出薄薄的眼泪我呢!!读不出所以然诗经不同于唐诗宋词,容易贴近情境;它像隔了层膜,雾里看花有个朋友自封为半个诗经达人,或者该为他肃然起敬从”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认识了子衿我的”菁桐不再启动的煤矿”,wofacai888就是在这写的wretch.cc/blog/zv3124/4551618第一次到菁桐就爱上了这这小镇虽时而挤满了观光客,却从未失去它的纯朴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等待的情怀会让人沉吟至今,虽说岁月经不起等待那徘徊在城墙上的少女,独自承受着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的煎熬因为懂得,所以知道了挂念。一份挂念的爱,担当的内容更深他,是子衿中一直迟到的人,她,是子衿里有过思念但终不再思念的人思念是留给岁月去等待的,挂念则是留给爱去承担的这些许愿竹上写满了祝福话语日据时代留下的传统,看得出历史的踪影风摇动着竹签,把祝福传到远方今天在苗栗山区,想顺道拜访一下”在水一方餐厅”可惜休息中秦风的蒹葭里就说到: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溯洄从之, 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央。
琼瑶将每位少女潜在的梦幻本质引发出来很多人对古诗词的喜爱都渊源于她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历史有时沉默,那无欲求寻找的男人是谁?那在水之湄的伊人又是谁?除了安徒生的人鱼公主,宁愿变成五彩斑斓的泡泡,也不愿伤害心上人无欲求地从对方身上找寻自己的爱,古往今来,应该多为女子吧有些故事也都尘埃落定我也曾以为,死生契阔,与子成说,wofacai888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句誓言;原来它是战乱时一封无奈的书信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可叹远隔千万里,想要生还难上难。可叹生死长别离,山盟海誓成空谈如果没有死生契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会打动我们吗爱情最高难度的地方不是懂得怎样相处,是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不是承诺,也不是担当的话语是他说一句,她便懂。没有旗鼓相当,细水长流后容易走入鸡同鸭讲的局面,或者对看两无言快乐是当下,而幸福像似故事的结局幸福是有过程的,而过程总有着酸甜苦辣。火车有固定的时刻表,在每一班车等待的时间里就四处漫游也不知哪来的冲动,那段时间常常自己一个人为了拍照到处探索或者我的胆识也是从这样的经历中磨出来的按快门是无师自通。久了,观察的眼光也练就了锐利第一次与平溪邂逅是天灯;第二次小火车载我前来也就写下了”平溪。
小火车。天灯的祝福”wretch.cc/blog/zv3124/4450443倒数的计时,远望即将经过的火车那每日经过的轰隆声是否也是两旁住户的计时器呢告诉他们,现在几点了玫瑰夫人2009.5.8于平溪

wofacai888

文章主题:wofacai888 转载请注明此链接:http://www.masjinshi.com/9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